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生命的歌者——类维顺水墨画艺术初探

文/龚文政


我一直觉得,画家是土地的儿子,从出生那天起便无法改变自己出身的印记。一个有思想,有理想的画家是不会割舍故乡的土地和人民的。事实上我们所处这一个时期很难进行辉煌的艺术创造,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既不能丧失我们赖以生存和引以为荣的传统,又要摆脱那些圣哲、伟人对我们潜移默化种种影响的时代,我们只有用自己的、独有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情感,只有在这样的境界下从事艺术创作才可能会产生丰硕成果 ,而类维顺的作品就是在这种心态下产生的。


他的画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严谨朴实的。随身携带的包里总有一本速写本,遇到鲜活的画面他便会驻足勾勒。他这种坚持不懈的从事探索水墨画艺术的精神,使他能在繁忙的教学和工作之余创作出大量的水墨作品,并以独有的洒脱大气,淋漓尽致的水墨语言,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类维顺也和现实画家群体一样,对绘画的形式语言给予极大的关注,这个特征体现在对视觉形式语言的归纳与提炼。画家笔下的物象早已不是现实生活的无序堆砌,而是绘画主题鲜明,借物言情后的自由抒发,现代艺术之于他产生的影响并不是颓废与悲观,而是由这一因素强化出来的对中国苦难现实持有乐观与积极健康的心态所转换出来的悲剧力量和道德意识。他笔下描绘的众生都是来自现实社会基层的小人物及劳动者,在他笔下反复出现的都是质朴,黑憨的山民、小商小贩,他所关注的是广大劳动者的生存状态。


类维顺的画面构图很舒服,画面简时易空,繁时易乱。在类维顺的画面中,你所感受到的多是灵动的线与线之间的穿插呼应,墨与墨之间的和谐对比。用笔准确干脆,观者似乎能够感受到他绘画时的状态,用笔的疾徐、顿挫、皴擦是那样的收放自如。需要提及的是,类维顺用线的本领和认识是在大学时期练就和形成的。他所具备的这种严谨的造型能力以及放笔直取、一气呵成的本领在同龄人中也是不多见的。


类维顺作品的选材并没有停留在对经历的怀念和复制上。而是关注和搜寻对当下生命体验表述的内容与途径,对生活给予的问题来进行解答。真正的画家在画认识,他很注重自身的认识的提高。据我所知,他喜欢读书,并且对古代画论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他的文章中看的出有深厚的理论支撑。他著述颇丰,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他有时又在扮演学者的角色。作为一个画家,类维顺知道,写生对于他有多么的重要。对于一个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对现实社会有高度自觉的画家来说,生活就是他源源不断的画面。获得这种画面的唯一途径便是亲身体验。在现今“体验”、“观念”满天飞的时代,深入生活一线、静下心来画画的画家不多。我念大学的时候,常常看到的是神情专注在画画的类维顺。如今,他仍然不断默默地用笔告诉我们,他的新想法、新认识。


他的大幅作品具备震人心魄的力量,这种诉诸于崇高和悲观的内涵令人心动。小幅单人的画面偶以抒情的姿态来体现。但这种貌似抒情的叙述表达,实是批判现实主义的悲天悯人的情怀的视觉外延与扩张。作者不是简单的对地域生活场景的再现而是上扬现实之上的美学原则与道德力量,亦是作者颂扬劳动者承受生活之艰辛,生命坚韧以及对人类原始力量的歌颂。


画家的情感只有熔铸在对客观事实与人生的深刻理解之中,才能给观者提供赋予情感的具有美的特征的艺术形象而引发观者的情感活动。因此,画家的情感必须始终和抽象指导配合下的心态运动紧密结合起来,才能把自己的艺术成果呈现给观众,实现自己的表达和交流,类维顺的绘画心态是出于性情的激发及自我知觉的人格完善是他生命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处于状态所使然。在当今现实的错位与价值丧失的两难中由于他有高度的觉解。他在绘画中所确立的观念才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就绘画创作的效果来看,没有对生活的理解和对人生的深刻体验,就像没有源头的水,是不可能创造出和谐与美的艺术的。艺术家只有对生活对人生对艺术有着虔诚的献身精神,从人生与生活的体验中发现艺术真理的价值,才能创造出纯粹的艺术。绘画所要求的虔诚,不仅是艺术品位的高下,更是画家超凡脱俗的心境和画家情动于衷的投入,一种心态与作品对观者的诚实,一种自由、宁静、超俗与独立的精神。它不为什么目的,也不为什么手段,只有灵魂的净化,一种与大自然与人生与天地心灵贯通的造化与默契,它应当是艺术家理想与情感发展进化的一件艺术珍品。


水墨艺术之于类维顺,既是其精神情感与审美取向最为自由与朴素的存在方式,又是他以生命个体形成和特殊话语。反省自我并探寻精神去路所作的尝试与努力的过程,在现实与传统生活的交错、引诱下,类维顺继续着他的艺术与精神之旅,一步步循着他所建构并且努力接近的精神家园一一追求精神的宏大,旷达与深邃;追求质朴、浓烈、丰厚的情感;追求自然、亲切、真诚的艺术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