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自由而中矩 无意中而得意——品读类维顺水墨人物画

古人云:“画者,有象因之以立,无形之以生”。众多画风必有其所长,论好恶之分自是各有不同,品类维顺之作颇感其用笔自由,无拘无束,用色之雅,意韵浓郁,迁想妙得,大气而不拘小节,单纯而不失情趣,画面生动活泼。


他的画不唯古人,不唯书本;不唯权威,单唯自己的真情实感;千方百计的把自己对生活,对人性,对艺术的理解表达出来。写生,需要一种高度概括,归纳,取舍以及表现能力,诚如有人说的那样——写生也是创作。一幅好的作品在于把决定性的内在含义和形象的整体充分的表现出来,“乐听其音,画品其味,则知自然之和,方能赏心悦目。”从这个角度去看,写生的意义在于直接把现实生活转换为艺术意象,形式语言与空间组合,他需要一种现场的敏锐反应,即兴的把握,视觉创造的智慧,也就是说,写生要求的是一种综合的艺术素质。细品类维顺先生的画作给人的恰是这种“活泼泼”、“生气勃勃”的感觉。


好的人物画,其造型与笔墨是一件完美的结合,扎实的造型是表现的基础,富有表现力的笔墨则提升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在艺术实践中,关键不在笔墨的使用,而在使用得怎样,在是否真正得到笔墨的真谛,,使它获得新的生命力和创造性。为了画家本人情感的真实,宁肯牺牲客观物体的真实,未尝往往将物体对象之形加以夸张,变形、概括、在主观上运用熟练的笔墨技巧冶炼地表现出来。可以说意笔画法并不仅仅是技法上的挥洒,而更是情感的自我意识的独立表现。石涛:“夫画者,形天地万物者也”,以形作“一画”写作,理在画中,以形写画,情在画外,“强调性情、真意、真趣、真气”。既有形又不囿于形,应物写形,果能曲体其情,盈天地间,又有何物不可揽入笔端。创作来自于生活而又发自于情感,掌握了具体绘画技巧内容尚不能算是完整的艺术,超越于具体形象之外并表现对象内在精神实质且与自身性情相结合的,那样是真正地掌握了写实画法,因此而创作的作品才是得“意”之作。正是“超乎象外,得其图中终究竟也”。


“笔墨功底”是老话题,也是常新问题。作为形式语言的笔墨,决定着中国画的基本特征,也正是中国画区别于其他绘画的基本标志。笔墨语言的不同其实是个人气质个性的选择结果,人的气质个性很难改变,思想、感情、心里,一定随着年龄、环境、知识、经验的变化而变化。按照主观情绪和形式的规律组合,笔墨也必定是多“示意性”。所以不同的画家便能在相同的题材上画出不同的情致、格调、韵味的作品来。“示意性”也表现在“以虚带实”中。画有虚实处,虚处明,实处无不明!品读画家类维顺的人物画的作品可见,其绘画作品是其内心主题与意绪的传达,为此他确定了自己的笔墨特点与言说方式。显然,他走的不是传统人物画的常规笔法,以直觉去控制笔墨,并且很大程度上,使笔墨依人物身份,角色,气质,情绪而感觉化,情绪化,心灵化,更强调其视觉的美感与韵律;我们仔细品读他的作品会发现,他的笔墨告别传统的规范,以近于原创性的现代理念去掌握笔墨,使笔墨与人物意象更贴切,更浑然,在干,湿,浓,淡,长线,短线,疏密关系与渲染中,突出形神兼备的水墨艺术特点,使其公共情感的共享空间与所表达的个人审美愉悦之间协调一致,使作品不再被动地负载外在主题而成为画家主观意识的表达。


他强调笔墨形式的独立性,更重视个人表现的自由。因其扎实的笔墨功夫他没有拘泥于“写生状态”,没有那种连环画式的叙述性,丢失中国人物画中对“神”的追求。他既根据对象的特征探索创新性的画法,又不是一概特征传统程式放弃,而是部分地融入,在不影响生动描述的同时保持笔墨的独特神味。墨随笔走,笔无凝滞,墨彩自生。虚实相间气韵亦随之得耳。《山静居画论》已有谓“笔端气韵”之说,艺术创作应“从悟处取法”,既非从自然中照抄,而是从“悟处”着手再造艺术形象,他“或因览物得意”,“或因写意创新”;既有传统文人画的情感继续,又有明显地具有自我意识形态的增强,以及根据自我表现的需要而主动性的创作。我认为只是一种崭新的创作思想,“因心再创”实际上正是一艺术家所追求的。


或许因为是男画家,他的笔墨与线条,自有一种霸气,粗犷,潇洒,自如,且流畅,劲健,果敢而又不失平和,使他的笔下的作品体现为从写实中脱颖出来的表现性与意笔作画的特点,从中可以看出,艺术家的观察力和艺术处理能力,在个性与情感的发挥上,新的意趣的开拓上,都做了创新性的努力,尤其可贵的是,她始终面对现实生活,深入观察生活中,捕捉当代人的精神状态与心灵世界,探索人们的内心情绪的起伏变化,并把笔触与主题都指向人物的内心,然而,他又不是去复制现实生活,而是表达一种感觉与感受,并在符号化的手法中,融入意象与精神,错觉与幻觉的交互,甚至某些抽象感觉的意味,使作品的审美容量增大。


吉林大学艺术学院  郭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