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体会艺术的传统与现代 文/类维顺

黄胄先生曾说过“我的绘画,都是从生活中来的,生活是源泉、是根。任何艺术家都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靠天才,努力不能在房子里努力, 离开生活就没有激情,画也慢慢变颜色”。绘画是心灵的产物,离开自己真切的情绪,再严谨的造型也难以打动观者。画家以师造化之心来观看表现世界,实际上就是在反映生活。如何客观地感受并体现生活,运用笔墨语言来加以展现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我的绘画,从形式上到内容选取上,来源于生活的较多。不是我刻意去这样画,而是心灵有感受必须抒发。这和我的生活经历有较大的关系。少年生活在林场、青年在部队的人生经历使得我对生活有了一定的认识。后来考入大学,经过本科、研究生阶段进行系统的理论和实践学习,到高校参加工作。这个过程也是不断经过传统的熏染。此时对传统的理解尚且停留在对传统绘画的解读上。时至今日,在经历大量的绘画实践之后,我认为,生活中有传统。


阅读传统,就直面生活和感受生活。对生活、对自然多一分敬畏之心罢了。中国画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我们无法超越和回避。任何的文学艺术作品都具有时代的特征,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作品也不例外。它体现在时代背景,生活习俗,题材内容,以及作品的精神内涵等方面。中国绘画艺术从时代背景和题材内容上大致可分为传统和现代两种特征。


画家爱谈传统,在这里我们不妨谈谈传统和现代。


近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有人认为传统和现代之间有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一说起传统中国人物绘画,人们总觉得是过时、陈旧的,无外乎是以“神仙”“道释”“君臣”等题材的作品。好像中国画从表现力和审美取向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一般。客观而言,相比今天多样化表现手法而言,这些绘画题材是显得陈旧,但它是属于前辈艺术家所创作的,是受其时代背景所影响的,我们应取其优点和艺术精华。单纯的重复和简单的模仿、复制,毫无艺术价值,这不是所谓的传统艺术。现代的中国绘画追求的是题材的新颖,具有时代性和现代感。笔墨当随时代,在我理解就是关注生活,生活给我们的启示往往是很真切的。但纵观中国画坛,不乏有人对现代艺术产生误解或盲目的追求。本人认为传统和现代两者是没有矛盾没有鸿沟的,有的只是人们的一种观念问题。传统和现代它们应该是相辅相承的。再过若干年现代的文明又将成为将来的传统。寻找来寻找去,传统就在我们的生活里。


我近几年创作的绘画作品都是我从生活中记录整理得来的,特点就是具有强烈的“邻居风格”。是你熟悉的面孔却又有一定的距离感,让你有聊上一会儿的想法。这些作品以人物画为主,反映体力劳动者、工人、农民等普通劳动者。人物画始终是画家很看重的,我的创作始终以反映普通劳动者为主,不去刻意贬低和拔高被画者的感觉,客观反映我对他的理解。这是我创作的基调。这些作品我认为有传统性的东西蕴含在里面。我们求新求变,就应该从这里寻找。


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传统艺术精华可以说是琳琅满目,举不胜举。中国画作品中新与老的问题,在今天我们广泛而又盲目地获得资讯的年代,对于分辨事物的能力却不断的退却和盲目。就艺术界美与丑的争论喋喋不休,更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势。具体到写意人物作品中创作观念而言,笔者窃以为新和老是相对现有的审美观念而言,更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如站在创新的立场上,新的事物就能招来更多关注,吸引更多眼球;而从传统的角度来看,这类老的或是保守的画面也能给人一种对传统的敬畏之心。这让我不由的想到人物画在中国的发展,历经百年沧桑变化而未能真正意义上的回归传统,此种回归传统不是拿毛笔来画国画那样简单,重要的是观察方法和认识深度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国画的躯壳下所反映现实和令人深思的东西愈发稀少。      


描绘生活现象的同时,我关注生活中人的存在,这种存在的状态和思考借助绘画工具体现出来。当现代艺术的流毒似乎尚未清除,中国绘画界对现实主义的认识尚停留在艺术杂志和评论家的书斋中、脑海里。毫不客气地说,时下真正创作和歌颂生活的画家群体对传统的认识较上个世纪初的画家差很多。虽然交通的便捷使得很多画家可以轻而易举的到各地看画展,直面传统和当代绘画大师的杰作。但是以现代画家的浮躁和社会审美功能的含糊不清,真不敢确定看画者获得的知识量和前人对等。


绘画界的一个学术问题是,中国画的生命力是近二十年讨论的较为热的话题。大有众说纷纭之势,尤其是他们对“写实主义”的认识至今仍有广泛的意义。


画画无非就是生活,如此而已。